首页 > 冷言冷语 > 暖昧
2005
07-14

暖昧

  昏黄的灯红酒绿,交错的杯光烛影。嬉笑怒骂的声音,都在身边环绕。她在舞池里舞动着。不知道想渲泻些什么,只是疯狂地扭动着腰身,摆动着躯体。摇头,舞臂,扭腰,摆臀,整个身体象蛇一样拧着,灵活的细腰,随着音乐,就象会断一样。感觉到身边有了另一个温度,她继续跳着。温度在靠近,传来一个声音:让我送你回家。不。不必。她转过头望了一下贴过来的男人,摇下头。继续她自己的疯狂。狂舞着长发,知道吗?你知道吗?我只想为你一个人妩媚,一个人妖绕。为什么你就是不知道?为什么不明白?为什么你就是视而不见?为什么要对我那么漠然?但是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,又点起一把希望的火?

  音乐骤缓,她飘向她的酒杯,喝下那剩下的酒。夜深了。该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