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冷言冷语 > 我的女友
2005
06-30

我的女友

  BENNY是我前半生最好的朋友,从读初中开始认识她,我们形影不离,胜似姐妹。读完高中,我参加了高考,她出了社会。毕业后,我在广州工作,她在家呆了两年,上了深圳。虽然自第七年起,我们没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但是书信,短信,电话,都没有淡化我们的友谊。相对的,思念与日俱增。

  一年的一个春节,相约回家过年,在那次卡拉OK上,一起认识了他。第二天我上了广州。BENNY也相续上了深圳。第二年有次回家,他对我说,他第二天打了电话去我家,但是我已经上了广州了。“哦。”我答了一句。也没摆在心上。过了几个月后,他也上了深圳打工。9月,我从广州过深圳休假,三个人自然就聚了一次。几年不见,各有唏嘘。假期过后,我回了广州。常收到BENNY的信息,说他常去她那吃饭。“那就好好发展罗,呵……”我调笑了她一句。她说“傻啦……”。他也有给过两次电话与我聊天。就没多的联系了。去年5月,我再过深圳渡假。BENNY的手机有短信到,她在洗衣服,叫我帮她看,并回复。不懂得操作,却看到了他发给她的一条短信,写着思念,日期是春节时发的。保存了四个月呢。我笑着问:“现在你们怎么样了?”BENNY说他们只是朋友。“哦。”在退出时,我竟按了“全部删除”。

  “糟,BENNY,你的短信我按了全部删除,怎么办?”

  “没事的,那些短信我都不要的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一直没放在心上。回到广州一个月后有一天,她发了条短信,说我是因为看到了他发给她的短信,故意删除了。听了这话,我由头凉到脚。这话从何说起呀?我不知道他与她之间发生过什么,说过什么,我不想知道。但是这个罪名让我的心深深受到伤害。十几年友情的女友,竟说出这些话。

  友情,在那一刻,碰裂开来。那段时间,刚好是我公司结业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