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冷言冷语 > 孤单的高脚杯
2005
07-11

孤单的高脚杯

  又一次在那只孤单的高脚杯中倒入红酒。看着红色的液体泻入杯内,就象感觉到身上的热血在流动。

  端起酒杯,靠近嘴边,冰冻的酒香绕在鼻尖。

  摇摇杯子,醇醇的红酒在杯中旋动。

  看着波纹,心随着转。

  抿一小口,酒在口舌里侵袭味觉。

  缓缓咽下。就象要一并把平常的苦涩吞掉。人活着,不是期待人生完全没有悲苦,而是期待自己能从悲苦中去成长、感悟,那么悲苦就不再是悲苦。

  酒气在身体内滑下,闭上眼,郁闷随知觉散开。人在世上的起点与终点都是一样的,生活只是一个体验它的过程,人象贪婪地呼吸空气那样的追逐名利。如明代朱载堉的《十不足》:“终日奔忙只为饥,才得有食又想衣。置下绫罗身上穿,抬头又嫌房屋低。盖下高楼并大厦,床前却少美貌妻。娇妻美妾都娶下,又虑门前无马骑。将钱买下高头马,马前马后少跟随。家人招下数十个,有钱没势被人欺。一铨铨到知县位,又说官小势位卑。一攀攀到阁老位,每日思想到登基。一日南面坐天下,又想神仙来下棋。洞宾与他把棋下,又问哪是上天梯。上天梯子未做下,阎王发牌鬼来催。若非此人大限到,上到天梯还嫌低!”到最后都是一撮黄土。

  落入胃中,唇齿间渐渐品出一丝丝的甜。生活的余味。只有打碎心中的四壁,给你一片大海,才能找到自由的感觉。

  再徐徐喝下第二口,感觉到屋外猛烈的太阳。想起在那个小岛上素朴的人们,不知道梁伯,阿姨他们可好。很想有空再去一个人的旅行,背上背襄,戴上鸭嘴帽,穿上帆布鞋,去那个四面环江的小岛。岛上可以听到风的声音,江水的低呤,树上虫子的鸣叫,树叶互相的对语。一切生物在那里那是那么的自由自在,欢声笑语。远处传来狗的叫声,是LILI?还记挂着我的KFC吧?呵……想起我喂他的那桶鸡,带着辣味,他贪婪地大口吃着,咽下去之后重重地打了两个喷嚔,然后迟疑地望着我……“吃吧,吃吧……”他乖乖地又吃起来,然后又打了个喷嚔……哈哈哈。那天它特别兴奋,跟它在草地上追逐,他有一米多长,站起来比我还高,扑过来跟我嬉戏,我重重地往后坐在草地上,屁股痛了许久,唉,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。晚饭时它打针了,热气……都是那桶KFC……

  晚上的小岛是寂静的,听得到蚊虫和自己呼吸的声音。木屋外的竹林也摇摆着舞起催眠曲。小老鼠在屋外顶上溜过,开始了它们的寻食之旅。夜晚的天空群星闪烁,可以看到似银河的星带。它们都在陪伴着我。小屋内,只有自己的气息。一觉到天明。

  “扑吃”,我笑着无声。

  第三口一口喝净。嗯……放飞我心情的翅膀,让它飞去远方,明天我还要去拥抱那里的天与地。呵……开心。

  洗净的高脚杯,依然在那里立着,虽然孤单,但是一样的有着悲苦与经历后余下的快乐。